摇钱树摇钱树 > 摇钱树 >
【暖医·1949-2019】“我不是超人”也有藏在口罩后的千面人生
发布时间:2019-09-18   浏览次数:

  救世主论坛,我们看到了针尖游走,柳叶刀起,血脉连续,重焕生机;却常常不知道他们的名字,看不清他们的面庞。

  简洁利落的绿色手术衣,掩去悲喜的蓝口罩,这是麻醉医生的“战袍”,一年365天,一天多则长达十几二十个小时,天天如此。

  这里单调如斯,和时尚绝缘,却和生机有缘。仅露在外的那双沉静双眸里,窥见专注与温柔,总有一抹温润的光在闪耀。

  “作为麻醉科医生,最大的遗憾可能就是和美丽绝缘” 陈璟莉主任笑称,“一进手术室,再漂亮的美女都得遮得严严实实。一切配饰不能戴。”

  陈主任说起一件趣事,几年前,她和闺蜜一起买了同样一款鞋,闺蜜的早就穿坏丢掉了,她的还和新的一样。

  手术室里,没有时尚,但有一抹绿色在这里,守护着你在陌生的环境里安稳的睡去,安全的苏醒,守候着一个个稚嫩的新生命降临……

  已经中午1点半,手术终于做完了。桌上的午餐已经凉了。一场鏖战下来,只有疲惫,却无胃口。

  这是眼科医生姚骏的午餐,也是很多医生的日常。匆匆的扒上几口,就要继续奔赴岗位。哪有时间去食不厌精?

  每到休息时,姚骏最快乐的事,就是为全家人精心烹制一顿晚餐。有时或拌上一份沙拉,有时或煎上一块牛排,以勺写诗,用铲作画,在刀锋砧板上演奏,酸甜咸辣间尽是精雕细琢的心意。

  可在工作时,这份精雕细琢只能用在对病人的诊疗里。显微镜下的手术,眼,手,脚,心跳,呼吸随意念而动。

  姚骏说,曾经做过一场5个多小时的手术,箍着头的头镜皮筋把脑袋后勒出了血肿大包,一直没察觉,直到手术做完才感觉疼,但比起让患者重见光明,这都不算什么。“我享受医生这个职业!”

  在家人朋友眼里,他是潮人/球迷/模范老公:爱时尚,爱追星,爱足球;活力四射俨然一位热血青年。

  在同事和患者眼里,他技术扎实,还是位被人称道的“热线医生”!他有一个习惯,除了睡觉的时间,一直都带着蓝牙耳机,以便随时接听拨打患者电话。

  能够玩转工作、生活、爱好是他最引以为傲的本领,拿得了手术刀,拍得了短视频,追得了演唱会,样样都做得好!

  有一次,说好陪妻子去看明星演唱会,虽然早已计划赴外省参加会议。为了不扫妻子兴,他悄悄退掉下午的动车票,换上当晚的绿皮车票,打算演唱会一结束就奔赴火车站。

  演唱会现场气氛热烈,可还没听几首歌,科室的电话打来,段鑫不得不钻进稍微安静的厕所,耐心倾听,又主动打了十几个电话和患者家属协调,等处理完,演唱会也快结束了。

  “这个主任好年轻,对病人有耐心,风度好,文质彬彬,跟绅士一样,关键手术还做得非常好”这是患者们对叶平公认的评价。

  叶平,35岁,武汉市中心医院心血管内科副主任,医院首届“青年马克思主义培养工程”学员。年纪轻轻的他已经是武汉房颤治疗领域的一枚“新星”。

  听到被人评价为“绅士”,他还有些不好意思。什么是绅士?穿着得体,彬彬有礼,学识丰富,遇事冷静。

  一年四季,他总是穿着挺括的衬衣,打好领带,白大褂永远都是干净平整,显得挺拔精神。他说“做医生也要体面,让人一看就觉得专业。”

  可一进手术室就得换上20公斤重的铅衣,心脏介入手术要在X射线下进行,操作时必须裹上这副“盔甲”,经常一穿就3个多小时。

  手术结束脱下铅衣,后背被汗水湿透,头上颈上大颗的汗珠,气喘吁吁。“下来后腰和脖子非常疼,腰肌劳损避免不了。身负20公斤的铅衣倒没什么,肩负病人的期待和希望,这才是最重的担子。”

  那天是新生儿科医生周欢的夜班。冒着瓢泼大雨,她按时来到了医院。换上工作服后,洗手消毒,打开温箱,细致查看小宝宝的病情,做好记录,在病房里穿梭,和家属沟通。

  为了不刮到小宝宝幼嫩的肌肤,新生儿科的医护人员,都把指甲剪到贴肉那么短。

  顾不上爱美已是习惯,可顾不上自己的孩子,却是周欢心里的隐痛。常年都要上夜班,家里的孩子只有依靠老人带。“孩子小时候生病,晚上发烧要妈妈抱时,我却不在身边”说到这里,周欢眼眶湿润。

  身为儿科医生,却无力照顾自己的孩子。一头是温箱里翻江倒海般的生死,一头是孩子一去不返的童年,怎么选?对儿科医生而言,根本没有一个正确答案。

  这里24小时不眠不休,患者喘息与呻吟、亲人的啼哭与涕零、120急救车鸣着警笛呼啸而过......

  急诊科医生彭欢的夜班是这样的:一个通宵的不停歇,双眼熬得红红的,脚步还是匆匆带风,像鹰一样敏锐观察着局面,不敢有一丝一毫懈怠。

  终于下夜班了!彭欢想到休息室小憩一下,还没走到休息室,不断有患者拦住“医生,你看看我这里”“医生,这个情况怎么办”彭欢只有又继续耐心解释。“只要白大褂还在身上穿着,肩上的担子就卸不掉”。

  下班休息时,彭欢最惬意的事,就是带着孩子们一起玩,拿起心爱的吉他,带着孩子们拍掌,唱歌,笑闹,快乐的音符弥漫在空气中,一扫所有的疲惫。

  “虽然工作忙,但还是争取多些时间陪孩子,冬天时孩子们最喜欢下雪。只要下雪了,我一定抽时间,带着孩子拿着小桶小锹,到顶楼去打雪仗,孩子们笑啊闹啊,可开心了!就这样一年年的长大了!”

  当接到1300公里之外患者的求助信息时,尚玉强主任才结束完一场手术台上的鏖战,一刻都没有休息。

  远在北京的患者,突发主动脉夹层,病情复杂,因特殊原因,需要立刻转运到武汉来治疗!

  “到哪了?”、“情况怎么样?”、“你要密切关注他的脚还能不能动......”平日里神色严峻,作风利落的尚主任不断的发信息询问家属。字里行间都是关切!

  患者终于到武汉了!情况稳定之后,立刻被推进手术室。柳叶刀起,病灶分离,针尖游走,血脉连续,额前的细汗,后背的洇湿,工作台上的空针,静静诉说着那场沉默的战斗。

  尚玉强主任松了口气,躲进办公室里的小行军床上,抹了把脸,准备小憩一会儿。

  “又让她们白等了,不过家里已经有默契了,没回信息,她们就知道我在忙”尚主任笑笑说道。

  羊水栓塞被称为“产科死神”,万分之一的发病率,大多数医生一辈子都碰不上。但死亡率高达80%!是所有产科医生的噩梦!

  一发现产妇的异常,彭丹丹立刻警觉,采取急救措施。几名医护人员一路小跑将李女士推进手术室,生死抢救,随即展开。

  这得益于一份20多年的珍藏——工作服的口袋里常年有个小本,手书各种产科危重症的抢救流程和用药方案,经常拿出来温习。

  “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发生概率,我们也要时刻做好准备。”彭丹丹坦言:“从业生涯里能够成功抢救一位羊水栓塞产妇,是一件引以为傲的事,但其实我和同事打心里都希望,一辈子用不上这些知识”!

  武侯区三医院这例产妇,在出血2500毫升仍不止时,该院专家团队立即采取摘除子宫拯救生命的策略。中午1点,市产急办紧急指派我市权威妇科专家、成都市妇女儿童中心医院党委书记、副院长林永红赶赴武侯区三医院。

  羊水栓塞是由于羊水及其内有形物质进入母体血液循环引起的病势凶险的产科并发症。后续追踪:经过五个多小时的奋战,目前,产妇已经在重症监护室进行进一步观察。

  3月15日,湖南蓝山县中心医院产科主任梁金红副主任医师和护士长罗周玲到科室查房,来到63床看望李梅(化名)时,她正坐在床上开心地逗着新出生的宝宝。于是,梁金红在积极抢救的同时与产妇李梅家属交代病情,取得家属的信任并签署了手术同意后,立即对该产妇实施子宫切除术。

  新闻热线:法务部邮箱: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节目覆盖情况反映热线:

  【暖医·1949-2019】“我不是超人”,也有藏在口罩后的千面人生,简洁利落的绿色手术衣,掩去悲喜的蓝口罩,这是麻醉医生的“战袍”,一年365天,一天多则长达十几二十个小时,天天如此。这得益于一份20多年的珍藏——工作服的口袋里常年有个小本,手书各种产科危重症的抢救流程和用药方案,经常拿出来温习。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7-2025 摇钱树 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